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办公室里的权欲与诱惑4

人一生没有找到他理想的职业,那他的人生的最大悲哀
  红颜:你好像是一个落泊的艺术家。
  情圣给她发了一个 表情。是一位帅哥竖起大拇指,上面有两个字:聪明。
  花娟心想,怪不得他这么懂女人。原来是一位搞艺术的。不知他是真的搞艺术的还是假的。网上的东西不可信。
  情圣:你是做啥工作的?美女。
  红颜:我在企业做白领。
  情圣:哇噻,小白,小资,你是个衣食无忧的女人。
  红颜:也不尽然。生活本身就有烦脑,怎么能说没有忧愁呢。
  情圣:能说说吗?
  红颜:太晚了。咱们明天再聊吧。我明天还得上班去。
  情圣:好的,明天我等你,不见不散美女。
  红颜:好的。拜拜。
  情圣:拜拜,吻你,晚安。
  花娟被情圣那火热的字点燃了激情。虽然情圣的字有点过火,但在她的心里还是激荡起无限的涟漪。
  花娟洗蔌完毕躺在床上,冯明的手探了过来,她一楞,忽然想起,她跟冯明有很长时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
  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陶明,她在想是不是给冯明。冯明的手已经不老实起来。




第026章 刻意的诱惑
  花娟刚躺在床上,黑暗中有一只手伸了过来,那是冯明急切的手,每天这个时候冯明早已经睡死过去了,今晚看来他是在等待着花娟,花娟本想拒绝他,因为她的心早已经被陶明占的满满的在也容不下冯明了。虽然她跟陶明没有上过床,但那是早晚的事,其实花娟还是很正统的女人,既然有老公了就不能红杏出墙,这也是她迟迟没有跟陶明上床的原因。
  冯明的手不老实起来,在她的大好河山上游走缠绵。使花娟身体有些发软。她怕随波逐流,便用手去档他的手,可是冯明今晚变的非常坚决,不达到目的决不罢休。
  花娟坚持着。捂着自己的乳房,不让他的手摸进来,可是冯明虚晃一枪,却从下面摸了进来,她的下身就有了膨胀的感,花娟慌忙又去护下身,但乳房又受到了袭击。
  最后花娟不得不缴械投降,任由他胡来。其实这些日子蛤娟也有了渴望,毕竟她是已婚女人,尝过做爱的滋味。即使她拒绝冯明,但还是想这件事。
  冯明就像被关已久的困兽,突然被放出来,他能不吃点荤腥吗?冯明不再在乎花娟的拒绝,他不管不顾粗暴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一惊,但很快就被他俘虏了。
  花娟下班走出单位大门时,就看到了陶明的车,陶明向她按了一下喇叭,花娟袅袅婷婷的向她走来。
  陶明给她打开车门,花娟不客气的坐了进来。
  “还生去的起呀?”
  陶明一边开车一边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事业。”
  花娟说。“可以理解。”
  “花娟,”
  他们在酒吧落坐后陶明说。“你能不能把庞影约出来,我想摸摸你们单位到底有多大实力。”
  “非她不可吗?”
  花娟用好看的眼睛看着他。
  “她是你厂子里的会计师,”
  陶明举起酒杯向花娟示意一下,然后干了。“你厂子过往的帐目她最清楚。”
  “陶明,你的目地是啥?”
  花娟懵懂的问。
  陶明掏出了一支烟,点燃,慢吞吞的抽了几口说。“我要把彭川卫给拿下。把你们的厂子弄到我的名下。”
  花娟惊讶的看着他。“你这么大野心。”
  “我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陶明继续说。“如果我真能把你的厂子拿下来,你也不用担心性骚扰的问题和下岗的事了。”
  花娟没有想到陶明会这么心细,原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她误解了他,她觉得很愧疚,这才是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爱他所爱的女人,原来他早就看出了彭差卫对她的企图,他在想方设法的保护着她,使她不受半点委屈。为了她他甚至可以向他的单位投资,这样的男人那里找。
  “如果顺利的能把公司拿下来。你就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
  陶明兴奋的说,“我是董事长,你看咋样?”
  花娟嫣然一笑,“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好感激你啊。”
  “你还生我的气吗?”
  陶明问。
  “谁生你的气了?”
  花娟反而不承认了。
  “你最好把庞影约出来。”
  陶明说。“有跟多的东西需要她帮忙,不知她肯帮不肯帮?”
  “那就要看你的手段了。”
  花娟调皮的说。
  “明天下班约庞影,好吗?”
  陶明问。“商场如战场,不能贻误商机。”
  “这个我懂,”
  花娟深情的看看陶明。
  下班后陶明拉着花娟跟庞影来到酒店。
  “庞姐,那天都噶我,本来咱相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却让我给扰了。”
  他们在酒店落坐后花娟向砰影赔罪似的说。“今天我向你跟陶明陪罪了,你们说咋罚我吧?”
  “先罚你连干三杯。”
  庞影嬉戏的说。
  “三杯可不行。”
  陶明帮腔的说。“加上我的一共六杯。”
  “对,六杯,”
  庞影似乎明白过来似的,“你是给我俩陪罪。一人三杯。”
  “你俩是不是想抢劫我?”
  花娟妩媚的一笑说。“想用蒙汗药把我撂倒了。”
  “就是。”
  庞影笑道,“我们不但劫财还劫色,就你这么漂亮的小妞,别说男人,就连我女人见了都动心。”
  “去,没正经的。”
  花娟笑着擂了庞影一拳。
  “这种气氛真温馨,”
  陶明说。
  这时花娟的手机响了。
  “真烦人,你那个破玩意回回在这时候响。”
  庞影抱怨的说。“以后你再出来把手机关了。”
  花娟不理她,拿过包,掏出手机就往包厢外面走。
  “真罗嗦。”
  花娟出去后,庞影跟陶明依然抱怨。
  “谁都兴有事。”
  陶明莞尔一笑。“庞姐咱们别理她。”
  花娟接完电话踱了进来,“不好意思,我家有事,我得先走一步了,你俩喝吧。”
  花娟一边拿挂在衣挂上的外套一边说。
  “花娟。你这是第二次闪人了。”
  庞影不满的说。
  “庞姐。没有办法,”
  花娟很无奈的样子。“家里真有事,你俩聊吧。真的很抱歉。”
  “那我也走。”
  庞影站立起来。
  “你别走啊,”
  花娟慌忙说,“你走就真的搅局了。”
  “陶明是你的朋友,”
  庞影说。“我搅在中间算啥事啊?”
  “庞姐,你不能这么说。”
  花娟说。“难道陶明就不是你的朋友吗?”
  庞影知道自己说走了嘴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庞姐今天你替我把陶明陪好。改天我再谢你。”
  花娟做出很无奈的表情,“今天真的没办法。”
  “就让她去吧,”
  陶明说话了。“庞姐,咱俩喝,你不会介意吧,因为你是我姐。”
  “怎么会呢?”
  庞影马上说。“我就觉得花娟走的蹊跷,这电话早不来晚不来,非得等咱们把菜点好了它再来。”
  “电话那有规矩,”
  陶明宽容的说。“庞姐,你对你现在的工作满意吗?”
  花娟已经走了,包厢里就剩下他俩。刚开始他们有些拘谨,但慢慢的就好了。
  “还算行吧。”
  庞影说。“现在有个工作不容易,我要好好珍惜。”
  “是啊。”
  陶民过举起了酒杯,“来,庞姐我敬你一杯。”
  “谢谢。”
  庞影也举起酒杯跟陶明碰了一下。说,“不知道,你开的是啥公司?”
  “网络传播公司。”
  陶明说。
  “具体项目?”
  庞影不明白的问。
  “说白了,就是开个网站,”
  陶明喝了一口酒,很优雅的举起酒杯向庞影示意一下,意思也让她干了。“只是我开的规模大了点。”
  “真想去你公司看看。”
  庞影也干了杯中酒。
  “那好,咱们喝完就去我公司咋样?”
  陶明拿出了烟,“庞姐,你吸吗?”
  “来一根,”
  庞影伸出她纤细的手指,十分优雅。“那好,咱们待一会儿就去。”
  庞影点燃了香烟。优雅的抽了起来,白色的烟雾弥漫了她那粉红色的脸颊十分动人。
  酒足饭饱后他们坐在车里。陶明发动了引擎。车子在大街上穿行了起来,夜色阑珊,华灯出放,路灯随着轿车是行驶,一明一暗的涌进车里,庞影坐在副驾驶室里望着陶明开着车。
  “庞姐,”
  陶明一边开车一边说,“我公司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公司。写字楼也是鹤立鸡群的,高耸入云的。”
  “真的?”
  庞影的眼睛明亮了起来。“陶明,你真不简单,你刚多大,就这么大有作为。不知以后你会多吗的发达呢?”
  “谢谢庞姐的赞赏。”
  车在一座灯红酒绿,金碧辉煌的大厦下停了下来。
  庞影被眼前这座大厦给震住了,她惊讶的望着这座高大的建筑。
  “走吧,庞姐。”
  陶明拽了她一下,她跟到非常甜蜜。就很着陶明走进了电梯间,陶明麻利的按着电梯间的按钮,电梯显示18楼的字样。
  “陶明,你在18层办公?”
  庞影问。
  “是啊,”
  电梯很快就到了18层。电梯门开后灯火通明的走廊展现在他们面前。
  陶明挽着庞影走出了电梯间,这是庞影没有预料到的,她感到很幸福,能让帅哥加富豪亲密的接触,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陶明的办公室很豪华,比彭总的强多了。
  他俩一起坐在沙发里,挨的很近,陶明甚至都能嗅到她的香水和体味。十分撩人。
  庞影身着一件黄色的超短裙,将裸露在裙外的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了。
  “庞姐,你喜欢我的公司吗?”
  陶明问。
  “当然。”
  庞影说。
  “以后打不发算到我的公司来?”
  陶明问。
  “想有啥办法,”
  庞影说。“你也不要我。”
  “你是人才,我求之若渴。”
  陶明说。
  “行了,你别飘扬我了。”
  庞影莞尔一笑。
  “我说的是真心话。”
  陶明话锋一转,说,“如果我有事想请庞姐帮忙,庞姐不会拒绝吧?”
  庞影以为他想说的是男女的那种事,脸腾的就红了,但她还是深情的望着他说,“怎会呢?”
  “庞姐,那我就不客气了?”
  陶明说。
  “恩。”
  庞影等待着那种美好似的时刻的到来。心砰砰的狂跳不止。
  “我想看看你厂子的帐目。”
  庞影等待着陶明向她示爱,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一件事啊,这件事肯定会让她遭受到地震般的震撼,然而陶明却话锋一转。说出另一个更加让她震撼的请求。




第027章 觊觎
  庞影没有想到,陶明会对她提出这种要求,似乎他她厂子很久了。陶明安的是啥心,她在心里揣测着。
  陶明发现庞影有些迟疑,忙说。“庞姐,我说的话,你别介意,我是跟你开个玩笑的。你厂子的帐目与我有啥关系。”
  陶明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很会察言观色的。他怕把事情弄砸了,对他以后不利。便话锋一转,想要避重就轻的把这个敏感的话题饶过去。
  其实庞影现在最渴望的是他对她的冒犯。即使是偷情她也认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太优秀了。虽然她遭受到彭川卫的性侵犯,认为男人没有好东西,但今晚不同,面对陶明她甚至渴望他对她来一次性侵犯,陶明坐在她身边,她的身子就已经酥了,她在心里,默祷,给了他也不是罪过,她的心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被他所征服了。
  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等待着陶明给她所期待的一切,然而就在她期待着那刺激的时刻到来之际,陶明却说出与此刻截然不同的话。问起她厂子里的帐目了,这个小白脸看来是别有用心。
  她高涨的欲望顷刻间崩溃了。
  花娟回到家,冯明没有回来,他下岗后没有事做,买了辆神牛(人工蹬的三轮车)蹬一起来,每天能挣几十块钱,其实凭着花娟的收入他大可不必去蹬神牛,但他待不住,他也不愿意天天看花娟的脸色行事,蹬神牛虽然有些下贱,但那是凭自己的体力挣的钱,花起来塌实。
  花娟最担心陶明跟庞影会发生啥故事,陶明是商人,为了他的商业利益,他会讨好庞影的,会不择手段,包括上床。想到这里花娟就坐立不安。她打开电脑,上上网号,进入了聊天室,她觉得此刻的浮躁的心情,只要靠聊天才能缓解。
  她刚一上线就有许多的男人找她聊天,网上的男人不知道是咋的了,似乎都是性饥渴,刚聊几句就要求看她,更有甚者直截了当的说。激情吗?视频吗?这些男人都疯了,也不知道对方的摸样就这么赤裸裸的,要是一位老太太他们会咋办?
  花娟不想理这样没有素质的男人,她要找那些有素质的网友来聊天,如果刚聊上对方就要求视频,那么对方就死定了,她会把他们打入黑名单里去。
  情圣:美女,咋最近看不到你啊,你是不是很忙?
  情圣来了,花娟想,每次她上网都遇上情圣,他咋这么有时间。难道他天天泡在网上?
  红颜:你咋天天在网上?
  情圣:我是网虫。所以天天不分昼夜的在线,有事你说话,喜欢你的骚扰。
  红颜:哈哈。你真逗。
  情圣:美女你有啥吩咐?最近好吗?
  红颜:你是干啥的,咋有这么多时间,难到你每天不工作了吗?
  情圣:你指的是啥工作?上班吗?谁还上班,挣不多少钱。还得像三孙子似的听人家管,我最烦上班了。
  红颜:不上班那来的收入?
  情圣:现在干啥都行,非得上班就有收入,干别的就没有收入吗?
  红颜:你能说说你具体干啥的吗?
  情圣:倒腾人口的。
  红颜:不信。
  情圣:不信,你让我倒腾倒腾。
  红颜:你敢?
  情圣:有啥不敢的,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敢干的事。
  红颜:我是警察,专门抓你们这些倒腾人口的。
  情圣:警察,你也是家里的警察。哈哈。
  红颜:你咋这么坏?
  情圣: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红颜:我不喜欢坏男人,我喜欢好男人。
  情圣:坏男人更懂着生活,而且有情调。
  红颜:你是好男人是坏男人?
  情圣:当然是坏男人了,不然咋叫情圣呢?
  红颜:你有老婆吗?
  情圣:我是独身注意者,做个单身贵族。
  红颜:你到挺浪漫的。
  情圣:美女,你有老公吗?
  红颜:有啊,咋了?
  情圣: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
  红颜:你的这种问话有企图?
  情圣:是吗?
  红颜:是的。
  情圣:你老公对你好吗?如果不好你吱声,我灭了他。
  红颜:当然好了,用得着你吗?
  这时,冯明回来了。他一进房间就嚷,饿了,问花娟做没做饭。花娟正在聊天没有搭理他。他就来了书房,今晚他的兴致很高,虽然蹬了一天的神牛有些疲惫,但情绪很好。
  花娟电脑里不停的传来吱吱声,是情圣在跟她说话。
  “花娟今天我拉个小姐。”
  冯明说。
  “你蹬神牛的拉谁都不奇怪,谁敢上谁坐你车。”
  花娟连头都没抬,她依然盯着电脑。
  “那位小姐很性感,穿了一件皮裙。”
  冯明绘声绘色的说。
  “动心了?”
  花娟不动声色的问。
  “不是,”
  冯明掏出一支烟,花娟白了他一眼,他马上又放了回去,他知道花娟反感他抽烟。而且又是在花娟的书房里,如果他在这儿抽烟花娟会对他不客气的。
  “今天我拉这个小姐没把我逗死。”
  冯明继续说。
  花娟没有心思跟他聊天,她惦记着网上那位情圣,情圣似乎有些着急,吱吱声不绝于耳。那是在催促着她。
  “啥事。你快说,”
  花娟有些不耐烦了。
  冯明望了望她,本来好的心情被她给弄糟了,他又不想说了。有些支吾。
  “你烦不烦人。”
  花娟埋怨的说。“我想听你又吞吞吐吐的。”
  “有个小姐坐我车,”
  冯明说。“下车后小姐不想给我钱,她说,大哥我挺不容易的,走歌厅进包房,两个奶子抻挺长。你就别要钱了。说着她把皮裙向上抻了抻,”
  “这么不要脸?”
  花娟问,“你咋说?”
  “我说。”
  冯明继续说。“你不容易,我容易吗?走大街穿小巷,两个卵子磨锃亮。”
  花娟笑了起来,然后说,“庸俗,你还不快点洗个澡,你这一身汉臭味我可受不了。明天别去蹬神牛了。我马上就要加薪了。”
  冯明乖乖的去了卫生间。
  花娟点开电脑上不停晃动的头像,情圣给她打了很多字,当她准备给情圣打字时,点开他的头像,情圣的头像已经变成了黑白头像了,在再是彩色的了,情圣下线了,闪人了,花娟怅然若失。




第028章 徐娘的风情
  花娟等冯明走了,想静下心来认真的聊天,这时发现腔圣却走了,闪人了,花娟的心情顿时阴霾开来,情圣这个王八蛋,他咋说走就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花娟非常气愤,决定以后在再理情圣了。
  花娟又在电脑前坐了很久,望着自己的网号上所有的网友都已经下线,心中非常空寂,在以前只有她一上线,找她的网友趋之若骛,她都没时间答理他们,现在是曲终人散,无限凄凉。电脑时不时的传来机箱的流水似的声音,这种声音对于每一个网民都是太熟悉不过了。
  花娟想起了陶明,不知他跟庞影现在咋样,想起了陶明她就六神无主,坐立不安,原来她为啥对网络这么热衷,都是为了排解对陶明的担心,她想给陶明发个短信,热切的拿过来手机,但又不知是发好还是不发好,如果这个时候给陶明发短信他会咋样看她,她明知道他跟庞影在一起,她的短信是不是给他添乱?还是她有意的打扰他们,告诉他们,她的存在。让他们时时刻刻的想到她使他们不要做出越轨的事。这么想她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
  花娟拿着手机的手,有些发抖,但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给了陶明发了一条短信。
  她跟陶明曾经有过约法三章,就是花娟在家的时候,陶明不论有啥事都不套给她打电话或发短信,她也不能给陶明打电话和发短信,不能因为个人的冲动干扰对方的正常的生活秩序,现在花娟违背了这个条约,短信发出去后,她的心剧烈的跳动,心速加快,热切的等待着回音。
  陶明对庞影的试探并不成功,他把话峰一转,转到庞影的生活上了,陶明是个多么机灵的男人,“庞姐,你一定是个幸福的女人。”
  陶明说。
  “你凭什么说我幸福呢?”
  庞影往旁边挪了挪身子,因为她跟陶明坐的太近,使她呼吸都有些困难,陶明的办公室里有一顶豪华的大吊灯,将房间里的光线弄的跟柔和。
  “因为你脸上经常有一种动人的红晕。”
  陶明说。
  庞影羞涩的一笑,“你还观察的挺细。”
  陶明顺水推舟的将手搭在庞影的肩头,庞影浑身一抖,很快就羞红了脸,像红部一样的鲜红。
  “庞姐,你现在的摸样非常好看,就像个羞耻的姑娘。”
  陶明更进了一步,将她揽在怀里,庞影已经春情荡漾了,浑身无力的瘫在陶明的怀里,陶明嗅到一股花儿一样的芳香,使他沉醉。
  陶明感觉到庞营软绵的和富有弹性的身体是那么的美妙和肉感,他的手动作的幅度大了起来。
  庞影在的抚摩下,激烈的尖叫。
  “小点声。”
  陶明在庞影的耳边说,“当心让员工们听到。”
  庞影娇媚的一笑,“我不管。”
  陶明怕她再弄出声音,用他那火热的嘴唇捂住了她的嘴巴,庞影不停的回吻着他,她是那么热烈,像刚刚尝到爱情果实的少女般的热烈和专心。
  陶明把她放倒在沙发上,此时的庞影已经是摊成一滩泥了,像一只羔羊似的任其摆弄。藕色的裙子里,乍泄出白皙的肌肤,是那么的撩人。
  陶明并不急着进入她的身体,他要好好欣赏这位徐娘的春色。其实他并不是真心想跟她上床,因为追求他的红颜颇多,他毕竟是个成功的男人,再说在他的心里,他还是深深的爱着花娟,但为了以后他公司的前景,他也要收复眼前这个旧山河。只要把她拿下,她才能真心实意的为他工作。
  商人对于利益高于一切。所以庞影再老他也要把收编,这也是商机,是商机陶明就要把握住,以后他想吞并她的厂子还需要庞影帮忙呢,因为庞影是总会计师,厂子里的一切经济往来她一清二楚。所以要想拿下这个厂子必须先拿下庞影。
  就在庞影舒展的刚要打开身体时,陶明想起了花娟,想起了他们相处的日日夜夜以及花娟带给他美好的记忆,虽然他没有跟花娟上过床,但他们之间这种纯洁的爱,更加使他深入骨髓。
  花娟,对不起了,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的事业。陶明在心里嘀咕着。
  庞影已经是目光迷离,腮红耳热,她焦渴的等待着陶明,她呼吸急促,气若游丝,像一个垂危的病人一样呼吸艰难。病入膏肓,等待着名医的救赎,而此时陶明就是这个明医,只要他再越雷池一步,她就被救赎了。
  陶明还在心里嘀咕,花娟真的对不起你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请你原谅我,商人跟世人是不一样的。
  “你在想什么吗?”
  庞影睁开乜斜的眼睛,问。
  庞影已经动了真情,却发现陶明迟迟没有了下文,有些着急,催促的道。
  “没啥。”
  陶明从想象中回了过来,他慌忙去吻庞影,庞影幸福的接纳着他,这种偷情的新鲜深深的刺激着庞影的神经,这是她遭到彭川卫性骚扰后的第一次的艳遇,即使的出轨她也要尝识,就在他们激情的刚想进入各自的身体时。陶明的手机不符适宜的响了一个,陶明停了下来,他知道一定是手机短信,会是谁呢?他匆忙的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短信是花娟发来的。
  他慌忙的看了起来。
  明,你现在好吗?我好寂寞,非常想你,我们出去好吗?我现在非常需要你,太想你了,爱你,希望你给我回信息或电话都可以,急切。
  娟。
  陶明看到这条短信吨时六神无主起来。此时的庞影依然陶醉在幸福之中,她脸颊微红,容光焕发。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
  “庞姐,真不凑巧,”
  陶明不好意思的说,“我有点急事,是商业上的事,不能有丝毫的懈怠,我得出去了趟。”
  庞影睁开惊讶的眼睛,“你说啥?”
  此时的庞影始终闭着眼睛,她陶醉的汪洋一片之中,没有想到陶明会在这关键的时候离开她,这使她非常窝火。
  “真的对不起,”
  陶明耸了一下肩,说。“我不能眼看着我的几百万的财产像水一样的流走。”
  庞影只好不情愿的从沙发上站立起来。
  “庞姐,我送你回家。”
  陶明抱歉的一笑。“改天的。”
  “过了今晚以后就不让你做了。”
  庞影撒娇的说。
  陶明揽着她的腰走出了办公室。
  在车里他们都很安静,陶明把庞影送回家,临下车时他没有忘了亲吻庞影,算是给庞影一个安慰。也正是这个吻使庞影原谅了他。
  陶明开着车离开庞影家楼下时,便给花娟发了一条短信,然后在花娟家的楼下等候着她的到来。结果等了半个多小时也不见花娟下楼,他望了望花娟家的窗户,窗户一片漆黑,他在也沉不住起了,拨打花娟的手机,手机里传出电脑合成的女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陶明又拨打几便,还是那句话,花娟已经关机了,他望着花娟家漆黑的窗户茫然若失起来,




第029章 暧昧
  花娟给陶明发过了短信,等了很长时间没有陶明的回信,她很郁闷,便去洗蔌,洗俗完了心里也很堵得慌,不知道现在陶明跟庞影是不是在一起,如果在一起他们会干啥,如果没在一起他为啥连个短形都不回呢?
  花娟带着这些疑虑躺在床上,她刚洗过澡,穿着宽松的睡衣,浑身散发着香水和体味。她本来想等陶明的短信,等他是否能过来,现在她太想见他了,人往往是在即将失去这个人时。才觉得他的多么的珍贵啊?
  可是花娟等了半晌,也没有陶明的消息,要知道等待一个人是多么的慢长吗?其实花娟并没有等他多长时间,但每过一分钟就像过了一年的时间似的。她再也没有耐性了,才上床的,她知道只要躺在床上,就宣布这一天到此结束,因为她睡在老公身边,不可能半夜三更的起来去赴会去吧,即使老公再老实她也不能那么干。
  于是,花娟确定,陶明不会来了,便决定上床了,因为洗完澡她的身体也有了些许的疲惫,她刚倒在床上,冯明就贴了过来,原来冯明没睡,他一直在等待着她,他早就洗好了澡,躺在黑暗中默默的等待着她的到来。
  “你咋还不睡?”
  花娟责怪的问。
  “睡不着,”
  冯明的手伸了过来搂住花娟湿润的身子,说。“不搂着你我睡不塌实。只有搂着你我才能安然入睡。”
  花娟把他推开,“去,自己去睡,你多大了?”
  “我十八,”
  冯明开玩笑的说,“想吃奶,”
  “你咋这么下作?”
  花娟问,“你是不是蹬神牛学坏了。”
  “坏也是从嘴巴上坏,”
  冯明嬉皮笑脸的又贴了过来。“在行动上可不敢。动动心思还可以吧?”
  “我今天没心情,”
  花娟说。“你明天还起早呢,睡吧。”
  冯明不肯罢休,伸手就摸花娟的屁股。“不行,我睡不着。”
  “你咋这么邪行?”
  花娟挣扎着。“去,一身汗臭味。”
  “我刚洗完,”
  冯明说。“我还喷了香水了,那有汗臭味,你这纯属借口。”
  其实现在花娟盼望的是陶明的短信或电话,即使陶明现在来了电话和短信她也不能跟他出去,但她要的是他的下落,他债主在干啥吗?
  想一想他跟庞影在一起的亲热劲,她的心里就酸酸的,另一种滋味漫上心头。他们会不会上床?这是现在花娟最关心的问题。
  冯明趴了上来,撩起了花娟的睡裙,花娟睡裙里啥也没穿,她赤裸着身体。花娟往下掀了掀冯明,但没有成功,冯明想山似的将她覆盖,使她喘息困难,呼吸急促。
  冯明将嘴巴贴在了她的嘴唇上,她躲开了,但冯明却不放过她的嘴唇,他在用嘴巴去寻找,寻找到了就想亲吻,即使是吻着她了,她也是在不停的晃动着嘴巴,不想让他亲吻,而冯明切非常的固执,似乎亲不到她善罢甘休。便在黑暗中来回的寻觅,最终还是如愿的吻住了她,她虽然有些不干,但渐渐的她也就不再坚持了,身子一软就随波逐流了。
  冯明又将他的下身挨到她的下身,她有些惊颤,但还是接受了他的到来,这时,花娟的手机响了一下,显然是短信提示音,花娟刚想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冯明却把手机拿到了手里,花娟一惊,她怕冯明看她的手机短信,慌忙的想从他身底下爬起来。
  冯明拿过手机看也没看就把手机关了。
  花娟愕然的楞在冯明的身下。
  冯明一猛劲就进入了花娟的身体。花娟发出一长串的惊呼。
  陶明望着花娟家的窗户,心中也想她家的窗户一样的黑暗,她又拿起手机,拨打这对于他是再熟悉不过的号码。一次次的拨打,一次次的失望。
  陶明在花娟家的楼下等了近一小时,始终不见蛤娟的踪影。感觉肚子咕咕的直叫,便开着车子在街上转悠起来,他想找一家小饭店,喝点酒。
  最后他把车停在一家虽然很小,但外面看着很有光彩的一家饭店里,套明是被外面五颜六色的灯光吸引过来的。
  他刚把车子停了下来,迎面就过来一位热情的浓妆艳抹的女人,“先生,你好。”
  她温柔的一笑。
  陶明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她也就二十四五岁,穿戴很新潮,露的地方多,一双光洁的大腿十分性感。
  “你这家饭店的新开的?”
  陶明没话找话的问。
  “刚开不到一个月。”
  女人嫣然一笑,“欢迎先生光临,先生你几位?”
  “就我一位,”
  陶明边往饭店里边走边说。“我说的呢,以前没见过这家饭店。”
  “小红,”
  女人冲着屋里喊,“来客人了。”
  “哎,”
  被叫做小红的女孩声音刚到人就到了。小红还是个女孩,她身着黄色的吊带的超短裙。很不得把自己扒光了,几乎把身体该露的或不该露的部位都陋了出来。
  陶明心想,小红这身打扮有点像原始社会的服饰,那时只用一条皮裙遮着私处,不知道人类发展到今天,是不是又回到了原始社会了。
  “大哥,里边请,”
  小红很热情,这有女孩子还有一个优点就是自来熟。“大哥,就你一位吗?”
  小红在前面带路问道。
  “是啊。”
  陶明说,他跟快就被小红领到一个包厢里,这个包厢很奇特,不但有餐桌,还有一张大床,床上还有一套被褥,陶明望着这里有些发呆,“大哥,我陪你好吗?”
  小红向他抛了个媚眼,“你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啊。”
  陶明没有吱声,他觉得这个小红很怪,她浑身透着一股痞气,也许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这种气质。
  “大哥给支烟。”
  小红并没有走,她反而坐在床上,床前面就是餐桌。
  小红管他要烟时,用手打了个响指,非常流气。
  “小红,你多大了。”
  陶明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香烟,扔了过去。
  小红麻利的撕开香烟的包装从里面抽出两只眼,一支自己叼在嘴巴上,一支亲自用她没纤纤的手纸夹着,放在陶明的嘴巴里,然后给陶明点燃,陶明在她身上嗅到强烈的香水的味道。
  “你是公安局的查户口的?”
  小红白了他一眼,长长的睫毛扇出眼拳一片黑影。妖媚撩人。“你知道吗。问女人年龄是最没有礼貌的行为。”
  陶明没有想到,这个精灵真是人小鬼大,居然教训起来他了。
  “我是随便问问。”
  陶明解释着。
  “大哥,你点菜,”
  小红嫣然的一笑,“我好吩咐后橱去做。”
  “随便点两菜,”
  陶明说,“其实我也不咋饿,只是觉得闷的慌,便出来了。”
  “现在人都闷,”
  小红往陶明身边靠了靠。陶明就有些不自然了。脸莫名的红了。他脸红的这一瞬间被小红捕捉到了。“大哥,你是处男吧?”
  这句话来自眼前这个女孩子之口,使陶明非常震惊。这话也是她说的。她刚多大就懂得这个。
  陶明更加尴尬,说。“你咋能这样说话?”
  “咋的了?”
  小红莫名的问。
  “这个话题不该由你这个女孩子说出来。”
  陶明说。
  小红痴痴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很放肆,浑身各个部位都跟着乱颤。
  然后说,“大哥。你的脸都红了,现在这个社会居然还会脸红,而且红脸的很是个男人,你敢上处女了。”
  小红的话使陶明无地自容。这个女孩咋这么放荡。不知羞耻。
  陶明不再理她,尴尬的使劲戳着烟。
  “大哥,你不点菜我就帮你点了。”
  小红向陶明吐了一个很看的烟圈,“我饿坏了,让我点我就点肉类。”
  “随便。”
  陶明说。
  小红走出了房间,陶明边仔细的打量起这个包厢了。包厢并不算大,也没有啥摆设,一张大床,横去了一半的空间,剩下的空间只能放下一张圆桌。包厢里很逼仄,陶明的手无意之中哗啦到一个软软的带有胶性的东西,他慌忙将那个东西摸在手里,他的手感到它是圆形的,有一个圈。拿过来借着彩色的灯光一看,原来他手里赫然攥着一个病避孕套,这使他非常的意外。




第030章 风声鹤唳
  小红走出包厢后,陶明无意之中发现了一个避孕套,这使他非常惊讶,这家酒店使他质疑,他的心慌了起来。
  小红很快就进来了。她很喜庆的坐在陶明的身边,一股侬侬的香水味扑鼻而来,使陶明为之一爽。
  “大哥,我点的都是荤菜。”
  小红激动的说,“我给你做主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撮一顿。好几天没见到荤腥了。”
  小红无遮无掩的到让陶明喜欢。
  “为啥?”
  陶明问。
  “因为没钱吃饭。”
  小红嫣然一笑,“再给了根烟。”
  陶明干脆把烟盒放在桌子上,任她抽。小红香肩晃动,吞云吐雾。煞是动人这时,服务生端上来酒和菜。小红狼吞虎咽了起来。
  “你好像好几天没吃饭?”
  陶明问。
  小红相视一笑,“来,大故小妹敬你一杯。”
  小红起身给陶明倒酒,“大哥真不好意思,他只个管吃了,忘了给你倒酒了。你别挑我。我阼晚刚到,饿坏了,”
  “你不是 本得人?”
  陶明问。
  “是啊,”
  小红嫣然一笑,说。“我出来打工的。”
  “那这家酒店不供饭吗?”
  陶明不解的问。
  “不是不供,是我到现在也没有客人。”
  小红说,“我不好意思在大厅里头吃,就挨着。”
  “那我要是不来,你会被饿坏了。”
  陶明怜香惜玉的说。
  “就是。”
  小红撒娇的说,同时撅起红艳的小嘴。非常动人。
  他们酒足饭饱之后,小红说。“大哥,我有一件事求你行吗?”
  “啥事?”
  陶明问。
  “行不行?”
  小红撒娇的说。
  “我不知道啥事,”
  陶明吸了一口烟。“咋知道行不行。”
  “我就让你答应我。”
  小红娇媚的说。
  “好,你说。”
  陶明架不住她的纠缠,只好应承着。
  “你能做我的客人吗?”
  小红羞涩的说。同时红了脸。
  陶明没有明白。“啥客人?”
  “你真不懂还是装糊涂?”
  小红白了他一眼。
  “我现在不是你的客人吗?”
  陶明不解的问。
  小红急了搂住了陶明,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将鲜红的唇膏印在陶明的脸上,陶明似乎明白了小红的意思,“你是小姐?”
  “恩。”
  小红点了点头,“大哥我刚来还没有挣到一分钱。你就成全成权我吧。”
  小红坐在陶明的腿上,手勾着他的脖子,将她那香甜的嘴巴压住了陶明的嘴巴。并且舌头很灵活的在他的口腔里游动。
  陶明有些喘不过来气。小红趴在他的身上,她身上那股芳香使他迷醉。他情不自禁的将小红掀在身下。小红眼睛迷离,腮红粉面,煞是迷人。
  陶明有点兴奋。望着身下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孩蠢蠢欲动。
  小红紧紧的搂着他,使他透不过气来。“大哥。小妹好吗?”
  “好。”
  陶明刚想亲吻她,一想她是小姐便紧张的闭上了嘴巴,他想到如果跟她搅在一起得病咋办?想到这儿他突然推开了小红。
  “大哥,你咋的了?”
  小红依然躺在床上,不解的问。
  现在陶明明白了这张床的用处了。而且还有避孕套。他慌乱的说。“小红,你还小,干点别的事吧。”
  “我除了这个还能干啥。”
  其实小红是老江湖了,她是在陶明面前装嫩。想让陶明可怜她。因为她知道陶明很有钱,不然他咋会自己开一辆豪华车呢,这辆车她一辈子不吃不喝都挣不来。所以她耍了个计谋。
  “小红,你这么小就干这个,不是把你毁了吗?”
  陶明怜惜的说。
  “那有啥办法。”
  小红无奈的说。“为了生活,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看你岁数不大蛮苍伤的。”
  陶明说。
  “大哥,你陪我一夜好吗?”
  小红露出哀求的目光。
  “我还有事。”
  陶明说。
  “你就这么绝情?”
  小红使着伎俩。
  “这不是有情于无情的事。”
  其实陶明是最忌讳妓女的,他从来没有找过小姐,他认为她们下流。
  小红缠着不让他走。
  陶明拿过包,从里面拿出几张老人头,甩给了小红。“这样行了吧?”
  “谁稀罕啊。”
  小红故意惬着嘴巴说,“大哥,其实我是喜欢上了你。”
  陶明不想再跟她纠缠了,匆匆的离开了小红,临走时小红把她的手机号吗,用口红写在一张白纸上。
  “大哥,有事找我。”
  小红嫣然一笑,“小妹随叫随到。”
  陶明点点头。就往外面走。
  小红尾随着跟了出来。不停的向车里的陶明挥手。“大哥,再来啊。”
  陶明一睬油门,轿车像箭一样驶进路灯霓红的街头。
  花娟早晨来到单位,就感到气氛不对,虽然她还惦记着昨天晚上的那条短信,不知道陶明会不会生他的气。昨晚是冯明把她的手机给关了,那是因为有一条短信进来的原故。她当时想,那一定是陶明的短信,然而此时她正被冯明占有着,她是身不由己。早晨起来,她首先拿来手机,开机后查看短信,果然是陶明约她出去,不知道当时陶明该有都着急。
  “花娟,到会议室开紧急会议。”
  花娟一进大门就跟庞影迎面撞上,庞影对她说。
  花娟冲着庞影莞尔一笑。“庞姐昨晚你们喝到几点?”
  “先去开会,”
  庞影对她也报以一笑,“回头再说。”
  会议室里气氛紧张,坐着的都是管理人员,企业有转制。这是再做下岗减员的会议,有私人透露说。
  彭川卫准时的走进了会议室。他很威严的落坐在他的位置上,会议室里有一个O型的台面,彭川卫坐的O的顶端。这是总经理的位置,剩下了以此类推,其实开会的坐次是标志着一个人的地位,不能乱坐。
  “各位,你们都是公司里的骨干。”
  彭川卫说。“今天开会的内容,就是讨论减人增效的事。”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凝视着彭总。静静的等待着彭总的下文。
  “我们公司现有员工八千五百一十二人,准备减去二千一百人。”
  彭总继续说,他的声音非常洪亮,压得人们喘不上气来。“这些我跟人事部和财务部得单独立个会进行讨论,对于那些对工作不负责任,浑水摸鱼的一定要减掉,”
  花娟感到现在的彭川卫的权力似乎越来越大,她得罪了他,他不会因而报复吧,如果她下岗,不知咋样生活。
  彭川卫讲话的声音震撼着所有的人,他们都像站战栗的羔羊,任他来宰割。
  彭总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从现在起就眼从严制理公司。设立考勤制度,在大门口按上打卡机,所有的员工和干部都实行打卡制度,说白了就是早晨来了在大门口打卡,下班再打下班卡,谁要是迟到和早退卡机里会显示的,对那些迟到和早退的员工实行重罚和下岗处理,这要看情节轻重。薪水要增长过去的两倍,让白领阶层真正的体会的实惠。”
  彭川卫讲了近两个小时,都是加薪和下岗。看来蛤娟所在的公司,真的要来一场大的改革了,花娟对前景担忧了起来,因为彭川卫更加有权了,他可以用下岗为由,任意辞退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们,花娟陷入了新的忧郁之中,如果彭川卫再对她性骚扰她该咋办?是拒绝还的随波逐流,这是摆在花娟面前迫在眉睫的问题。